高職女以暴制暴 揪七同學扁性侵男……

桃園某高職女生不甘遭同班男同學性侵,教唆七名隔壁班同學毆打性侵男,校方認為女學生以暴制暴不足取,記一大過處分;性侵男及打人的七名男學生則全遭退學或輔導轉學。事後,有學生想回校念書四處陳情,認為學校有「隱匿」之嫌且處理不公。

今年八月三日,小黑(化名)打電話給班上女同學小喬(化名),相約在台北西門町,當晚小喬直接住進小黑家中,雙方發生性關係。

小喬事後對外哭訴,當時對方用暴力脅迫,還不斷說要公布性侵威脅給錢花用,但也有一說是女方不滿小黑劈腿。七位男學生為了幫小喬出氣,十月六日把小黑帶往校內偏僻處,持木棍或徒手痛毆猛踹。教官發現小黑有多處瘀傷及輕微腦震盪,開始介入調查。

七位被退學男生,自認動手打人有錯,但不滿校方對性侵男的處理態度,尤其性侵部分完全沒有懲處,草草退學想息事寧人。

校方澄清,基於保護兩位當事人,很多懲處「只能做不能說」。校方強調,學校都按程序向教育部中部辦公室、縣社會處家暴暨性侵害防治中心通報,勵馨基金會也對女生多次輔導,至於是否有所謂「女方不告男方性侵,男方不告七男打人」協議,相關人士不願評論。社工訪談後檢察官也介入調查,也發現男女雙方說詞兜不攏,真相有待釐清。

新聞網址:http://tw.news.yahoo.com/article/url/d/a/101112/4/2grc4.html

其他還有:「高雄女學生幫男同學打手槍」動新聞



兩個都很扯,不過第二個我可以假設他們在玩大冒險,只是玩很大。

第一個就真的是未來社會的禍端了。我昨天有看到新聞報導,該女指稱因為太晚了沒有車可以回家,所以睡男同學家,結果被性侵……

從這則故事可以看到家庭教育與學校教育的失敗。首先是父母沒有給予小孩正確的觀念,畢竟我們還是民情較為保守的東方民族,為什麼父母會縱容女兒在外過夜?(就算假設小孩騙父母是住女同學家,也應求証)

然而也有一種可能,是小孩太過叛逆,父母也管不動。若依此例,父母亦責無旁貸,我們是繼承儒家良好禮教傳統的中華民族,子日:「弟子入則孝,出則弟,謹而信,汎愛眾,而親仁。行有餘力,則以學文。」所有的教育,都應擺在人格養成之下的,沒有良好的人格,作學問只是白搭。

再順著劇情的發展,女學生被性侵後,揪團以暴制暴 (Eye for an Eye)。結果打人的七名同學被退學。

好笑的是,打人的同學心有不干,把這件事鬧大,新聞媒體播出來,就變成我們看到的這個樣子。


我贊同校方的作法,也覺得應該把這些人全部起訴。當一個社會只剩下法律能用來來約束時,這個社會已經沉淪了;但如果連法律都無法約束,則已病入膏肓。

這是最惡的例子,我不樂見我們的下一代充斥著這類的年輕人。科技文明愈進步,數千年來的良好傳統更應持續傳承下去。 

Hank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北
  • 良好傳統應該不到數千年吧,數千年前不會有女學生,而且女孩被強暴後就得直接嫁給強暴犯了。
    這些學生是蠻扯的,但甚麼時代都有這種人啊(只是以前不會是"女"學生),以女生的立場來說,生在現代還是比較好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