似乎曾經有人這麼說過:「當你將夢想說出口,換來的卻是眾人的大笑。那麼,這樣的夢想才有實踐的價值。」於是,在我喜歡「想洞想縫」的腦袋瓜裡,又蹦出了奇怪的夢想。

陳綺貞曾經唸過這麼一首歌:

坐火車到傳說中的湘南海岸,聽起來好像會有穿花襯衫的少年,和比基尼辣妹。所謂的湘北,就是灌籃高手的那個神奈川縣的一個地區,櫻木花道是湘北高中籃球隊的,湘南理所當然是在湘北的南方。至於清楚的地圖上的位置,我放棄。詳細情形我記不清楚了,雖然只是幾天前的事情,存在我的腦海中,只剩一些塊狀的片段。火車兩邊的風景,長長的車廂,可以從第一節,直接看穿到最後一節。有些路段兩旁的房子,靠得好近好近。火車好像被夾在矮房子的中間,衝動的逃脫。火車的椅子,是綠色的。窗台的鐵柱,被陽光照得發亮。明明知道照相機,很難真的拍出直接進入眼睛的一切,我還是忍不住的拿起相機,胡亂的拍了一陣。拍累了,稍息以後,安靜的坐在椅子上,看看坐在對面的人,對於眼睛看到的景色,也只是靜靜地看著而已。不像我掩飾不住心裡的激動,樹、花、平交道、磚塊、招牌、海岸線、女學生,還有流竄在車廂裡飽滿的光和影子,我被他們追著跑。下午四點關閉的湘南海岸,只有我和歐巴桑沒有穿比基尼。

對我來說,湘南海岸已經不再是傳說。畢竟,我曾兩度造訪她。但每到了這個時節,那條連繫我心與湘南海岸的看不見的線,因為海風的吹拂,又會輕緩而撩人地動了起來。樹、花、平交道、磚塊、招牌、海岸線、……,那些對某些人來說是平常生活的一部分,對某些人來說卻是牽動感情的憑藉。對我來說,答案顯然是後者。至於情感發生的確切原因,我放棄。一開始只是起源於一個比原子還小微粒的爆炸。

我下次要做的就是「跑步到傳說中的湘南海岸」。

我喜愛的作家村上春樹先生曾經在這段路上作馬拉松練習。
在先前的遊記中我寫了這樣的東西──
日本名作家村上春樹曾經有好幾回,從鎌倉沿著海岸跑到江之島,在這條路線上進行馬拉松的訓練。想必他也曾經在這條弁天橋上跑著,一邊聽著爵士樂,一邊獲取空白,或者是類似空白的什麼吧!
開始讀村上春樹是這次回台灣之後的事,這樣子一回想,心裡卻出現了難以言喻的悸動。真希望能有那樣的機會,換上慢跑的服裝與鞋子,在湘南海岸跑上一回。會不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收獲這點我不清楚,但是,至少能獲得「同樣在湘南海岸聽海風唱歌,一邊努力地一腳一腳交替地賣力跨出去」這樣的連結。

如果不確定自己有能力跑完全程,我不會輕易嘗試。當時我還沒有跑這麼長距離的能力,不過現在已經沒問題了。而我的目標和村上先生的一樣──從頭到尾都沒有用走的。

兩次的湘南旅行,走的是同樣的路線。從日本鐵道電車,換到和綺貞坐過的相同的電車前往鎌倉。第一次的旅行在此就畫下句點。第二次則是從這裡接續,搭乘相同的電車,目的地是被貓佔據的江之島。

第三次,我將直接搭乘日本鐵道前往鎌倉,探訪從未走過的巷弄與小徑。接著,就是實踐這個小小夢想的時刻。屆時,希望能有機會對這樣的富士山說「お元気ですか?」


延伸閱讀:
2010.02.02 日本|Day3:町田、鎌倉 (大佛)
2010.06.21 遺珠|真的在鎌倉錯過很多東西…
2011.10.26 
2011.11.13 日本|看得到富士山的江之島  

PS. 雖然我這麼想,但我不希望我第四次出國還是去日本……將它留到第五次吧!
a64.jpg  

Hank W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非水
  • 你可以在那邊住一年
    就可以天天跑
    跑到你不想跑為止
  • 那樣是行不通的。
    引用《小王子》裡的說法....
    當一件事你天天做它,它就失去特別之處。
    若是不定期的做它,那就不知道什麼時候該期待,失去了儀式的意義。

    最好的方式還是像這樣到了特定的時間開始想念。
    當能量儲存夠了再一口氣完成。

    嗯,這樣再好不過了~

    Hank Wang 於 2012/05/29 00:03 回覆

  • S.H
  • 「PS. 雖然我這麼想,但我不希望我第四次出國還是去日本……將它留到第五次吧!」
    但某人的第四次好像還是獻給了日本啊(˙艸˙)